会员服务:010-64386538 媒体/广告:010-64384115 市场资讯:010-64355607
>>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氯碱网 >> 新闻快报 >> 内容

应急管理部:化工行业明查暗访情况综述

更新日期:2019-5-20  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  编辑:中国氯碱网   在线收藏 浏览量:2179  
    4月25日到30日,由应急管理部统一安排的七个化工行业明查暗访组分赴河北、山东、辽宁、内蒙古、江苏、陕西、四川,对部分化工园区和化工企业开展明查暗访。这些被查访的化工园区和化工企业普遍存在着诸多问题,有一家企业竟被发现存在33项隐患,其中重大隐患就有7项。
    企业安全管理有“人机环管”四大要素。这次明查暗访发现的问题,也可以从四大要素的角度总结一些共性问题,以便我们探寻化工行业本质安全水平提升的突破口。
    园区管理人才极度匮乏 专业岗位人员不专业
    七个化工行业明查暗访组在事后的相关报告中都提到了“人”的问题。这其中又可以分为两类人,即园区安全管理人员、企业从业人员。这两类人员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园区安全管理人员极度匮乏,严重影响工作成效。
    在陕西,县级应急管理(安全监管)部门专业力量不足。在四川江安阳春工业园区,由于专业监管人员严重不足,连安全环保应急信息平台都无法正常使用。在四川成都石油化工园区管委会,负责产业园安全监管的5名工作人员均无化工学历或化工工作背景。目前,山东作为化工大省(危化品企业数量居全国第一),省市县专业监管人员严重不足,部分市县仅有2人到3人,园区安监部门仅有1人到2人。
    与此同时,企业专业管理人员及一线操作人员业务素质亟待提高。
    在各个明查暗访组组织企业相关管理人员参加的应知应会能力测试中,这些本应十分专业的人员测试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石家庄市和合化工化肥有限公司参与测试的人员绝大部分不及格;辽宁省7家企业23名有关负责人和管理人员参加的测试中,最低分仅33分;江苏10家企业14名有关负责人参与的测试中,2人不及格,最低分50分。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三联金山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安环处处长和3名安全员参加测试,6人中最低的仅为41分,包括总经理在内的3人不及格。
    测试结果是相关人员专业素质的直接体现。 
    检查人员进一步检查发现,石家庄市和合化工化肥有限公司生产副总经理和设备部门负责人、硫酸车间作业人员三个层级的专业人员居然对岗位最主要的有毒气体二氧化硫报警阈值及可允许浓度均不了解。江苏亚邦染料有限公司连云港分公司被抽查的一名仓库保管人员不了解保险粉着火应急处理措施。葫芦岛天启晟业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未依法通过安全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此外,还有的企业安环部负责人不了解本单位风险辨识方法,有的企业现场管理人员不清楚氯气报警设定值,有的操作人员对自己操作的储罐基本信息不了解。另外,部分企业专职消防队员的专业素质也令人担忧。例如,明查暗访组在河北询问8名企业专职消防队员时发现,他们均不了解物料的基本理化性质和灭火处置方法,甚至认为“氢气比空气重”。
    专业人才少,进一步加剧了人员流动问题。在内蒙古,企业间互相挖人,导致人员流动性大,新员工培训不到位即上岗现象普遍。
    与此同时,很多企业都存在特种作业人员未持证上岗的问题。
    安全设施配备使用随意 多项构成重大隐患
    明查暗访组发现,被检查企业在关键设备尤其是安全设施配备使用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其中很多已构成重大隐患。
    企业为一级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液氯储罐、环氧丙烷球罐、氯乙烯气柜均未设置独立的安全仪表系统。这是工作组在某公司发现的1项重大隐患。该企业在此次明查暗访工作中共被发现33项隐患,其中7项为重大隐患,这些重大隐患中有5项与设备有关。除了以上重大隐患,该企业存在的重大隐患还包括:氯乙烯储罐顶部安全阀未投用,安全阀放空高度距离操作平台仅约2米;氯乙烯气柜未设置上、下限位报警装置,进出物料管线无紧急切断功能,气柜液位高度通过压缩机回流现场手动调节;氯乙烯控制室位于装置区内,氯乙烯转化装置与氯乙烯气柜防火间距不能满足要求,控制室面对装置侧为玻璃门窗;氯乙烯储罐出料管线上无紧急切断功能,未设置低液位报警,仅靠现场手工停泵。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该企业的重大隐患多与氯乙烯有关。而河北张家口“11·28”重大爆燃事故,正是氯乙烯气柜泄漏酿成的。从被发现数量如此多、性质如此严重的隐患来看,在这起事故发生后,该公司作为拥有同类设备的企业并没有从事故中吸取教训进行自我提升,其安全意识之淡薄可见一斑。
    工作组在其他企业也发现了一些与氯乙烯装置有关的重大隐患。例如,成都华融化工有限公司氯乙烯储罐区各储罐缺少注水设施。在山东朗晖石油化学股份有限公司,氯乙烯卸车缓冲罐(HX101)、氯乙烯精馏工序的中间罐(V210A、B)安全阀未投用;氯乙烯罐区未按照有毒气体报警保护半径设置检测报警器,防护半径不足。
    除了氯乙烯相关设施存在的问题,明查暗访组还发现很多其他类型的设备隐患,其中大多都与安全阀、安全仪表控制系统、紧急切断阀、报警仪等极其重要的安全设备有关,让人触目惊心。
    在江苏迪安化工有限公司八车间,气罐周边只有1台氨泄漏报警仪,数量不足且安装位置不准确,也没有声光报警功能。与此极其相似的是,在江苏诺恩作物科学股份有限公司,甲醇罐区只有1台可燃气体报警仪,且无声光报警功能,成品A罐区没有可燃气体报警仪。类似的隐患还有很多。
    在沧州聚隆化工有限公司,全厂氯气岗位,包括电解车间、液氯罐库房、装瓶区等,均没有配备个人便携有毒气体检测仪。在连云港荣泰化工仓储有限公司,丙酮内浮顶罐低低液位没有设置紧急切断功能。在葫芦岛天启晟业化工有限公司,加氢反应器紧急泄放切断阀前手阀关闭。在沈阳正兴新材料有限公司,3个戊烷罐罐顶6台安全阀只投用4台。在山东鸿瑞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异丁烯球罐未设置独立的SIS系统。在位于陕西榆林市榆阳区的榆林市云化绿能有限公司,明查暗访组发现生产装置区的检测仪表有大半处于损坏状态。
    在陕西延安市黄陵县的陕西黄陵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明查暗访组发现一座存储苯的内浮顶罐,有浮盘落底风险。工作组人员当场指出,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8·29”爆炸火灾事故原因就是浮盘落底,这属于重大隐患,企业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此外,部分设施的设置存在问题,一旦发生突发情况,这种设置将导致设施无法有效启动、发挥作用。
    在石家庄市和合化工化肥有限公司,消防水泵房内水泵配电柜处于手动状态,在主控室无法实现远程启动。
    在潍坊石大昌盛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球罐注水线手阀设置在罐底。与此类似,在沈阳正兴新材料有限公司,苯乙烯罐区冷却喷淋控制阀门设在防火堤内。在沧州大化股份有限公司聚海分公司,甲苯中间罐区手动火灾报警按钮设置在防火堤内。
    制度与执行两张皮 特殊作业管理混乱
    在河北八维化工有限公司,电解工段和液氯储罐作为A级重大风险,相关的防范措施却可操作性不强;河北融润达建材科技有限公司企业生产工艺发生变化,但相关的应急预案、作业规程等均未及时作出相应调整……明查暗访组发现,部分企业安全生产制度建设与实际执行“两张皮”问题突出。值得注意的是,多家企业的工艺或设备变更以后,未执行变更管理制度,使得制度根本无法指导实践。
与此同时,企业安全管理混乱问题凸显,突出表现在动火、受限空间作业等特殊作业制度落实不力,设备报警处置不当,停产管理混乱等多个方面。
    动火、受限空间作业等特殊作业管理混乱的现象十分突出,且带有很强的普遍性,在很多企业都不同程度存在。在江苏亚邦染料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分公司,抽查的4张动火作业票所有措施确认均由1名施工单位人员签字。在延长石油集团公司石油化工厂,作业区域负责人在未做气体分析、未采取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就确认安全措施已实施到位,构成了重大隐患。动火作业票审批时间晚于动火作业时间的问题在很多企业都被发现。
    在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业管理人员竟然错误地认为二级动火作业不需要进行可燃气体分析,因此该企业所有二级动火作业皆未进行可燃气体分析。
    停产不按要求停,导致企业停产,危险仍存。在沧州聚隆化工有限公司,氯乙烯装置已停产多年,球罐中的剩余物料却没有清空。江苏迪安化工有限公司虽然已经停产,但DCS显示重氮化等车间工艺联锁仍处于自动运行状态。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已经长期停产,罐区的1个乙醇储罐却处于高液位报警状态,已构成重大隐患。
    有的企业隐患整改存在盲目性。例如,江苏亚邦染料有限公司连云港分公司将埋地动力电缆进行架空改造,但没有独立设置架空管线,而是将电缆移位至危化品管廊架上敷设,带来新的风险。
    装置报警本是防止事故发生的有效措施,却被一些企业当成麻烦。在延长石油集团公司石油化工厂,装置温度高报警,要么没人处置,要么报修后没有下文。在延长石油延安能化公司,油品装卸车岗位、甲醇制烯烃装置电脑多次显示可燃气体报警,个别号位经常报警,台账记录却填写正常,或只记录报警结果,不分析原因。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有的企业竟然故意让报警失效:沈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聚合装置报警频繁,每秒报警3次,操作人员将报警声调至最低。辽宁世星药化有限公司DCS上工艺报警频繁,企业未分析原因,便将报警音箱关闭,同时,还故意错误设置硝基氯苯车间装置的温度报警值,让装置不能报警。
    有些企业不能认真吸取其他企业的事故教训、加强自身管理,问题整改严重走过场。
    河北张家口盛华化工“11·28”重大爆燃事故暴露出危化品运输车辆停放不合理的问题。此次检查在沈阳石蜡化工有限公司和航锦科技有限公司仍然发现大量危化品运输车在厂区道路或装置附近停放。值得注意的是,“11·28”事故发生后,江苏蓝丰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开展了自查自改,但是其中一项隐患自2018年12月19日查出后一直未得到整改。
    江苏亚邦染料有限公司连云港分公司在响水“3·21”事故发生后,进行了停产整改。但在对照江苏省化工企业深入检查指导表开展自查时,该企业没有查出任何问题,而明查暗访组则在该企业查出11项问题,其中2项属于重大隐患。
    化工园区先天不足 产业转型升级较慢
    化工企业存在的问题,有些与其外部环境有很大关系。
    化工园区安全基础薄弱。以山东省为例,目前山东省已批准化工园区达72个,且多是先聚集后成园区。这造成园区规划布局先天不足,与城镇行政区域和非化工园区交叉并存,园区上下游关联度不高,固有的安全风险较高,加上大多数园区成立时间较短,缺乏安全管理经验,信息化等监管手段建设滞后。在四川,化工园区普遍存在安全生产体制机制不健全的问题,缺少规划布局。
在化工产业转型方面,山东省重化工比重偏大,企业专业化、精细化程度不高。一些企业将自身包装成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术企业,而其管理水平却没有明显提升。部分企业跨行业经营,技术力量和管理经验不足。
    系统性安全风险显现。内蒙古乌海市、鄂尔多斯市、阿拉善盟化工园区集中,有的化工园区之间仅一路之隔,相互毗邻,但没有建立安全管理联动机制。很多园区没有专用危化品停车场,司机和交管、市政等部门工作人员躲猫猫。从经济发达地区被淘汰企业组团到内蒙古投资,有的地方政府不但没有认识到风险,反而降低审批门槛,导致一些落后产能又有了重生的机会。
    运输风险缺少评估。在陕西周边,有大量甲醇、石脑油、液态烃、氯气等危险化学品需要跨省运输,但缺乏整体安全运输风险评估和对运输方式的规划。
    明查暗访查得深入,发现的问题触目惊心,让相关地区也受到了触动。山东省化工园区和企业有关问题曝光后,5月6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常务副省长王书坚、副省长刘强先后作出批示,要求坚决不要带血的GDP,坚决走高质量发展之路。5月7日,省长龚正也作了批示,提出具体意见,并要求召开安委会会议。山东济南、淄博、潍坊等市领导对化工行业安全生产工作展开反思、采取行动。从各级政府到相关部门再到化工园区和企业,开展了一系列安全隐患整治活动。截至目前,明查暗访组发现的65项安全隐患已整改43项,17项重大隐患已整改14项,3项正在整改中。工作组在江苏省连云港市发现的重大问题隐患,4月29日被本报曝光后,连云港市安委办于4月29日将问题隐患清单交办给3个县区政府(管委会),要求对涉及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依规予以行政处罚,对重大隐患一律实行挂牌督办,督促企业立行立改,整改中不能保证安全的生产企业,坚决停产整改。截至5月1日,辽宁葫芦岛市已对航锦科技有限公司下达停产整改指令;沈阳市对沈阳联盛化工有限公司和沈阳正兴新材料有限公司下达现场处理措施决定书,企业全部停产整改。


    凡注明“来源:中国氯碱网”的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内容。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氯碱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氯碱网新闻热线:010-64380147,投稿邮箱editor@ccaon.com。

新闻快报
每周热点
市场资讯
月度热点